全国黄焖鸡米饭加盟交流组

(原创)景海鹏旧事

观复小院2021-05-03 10:37:17

 

点击下面蓝字阅读更多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(原创)迎泽公园的流年碎影

(原创)太原的秋天 


几个中学同学吃饭,有位老兄跟景海鹏同班。话题自然提到海鹏,提到这位老同学精气神十足的戎装镜头,还有他在党代表通道上微微带有运城口音的答记者问。


景海鹏是十九大代表,还是大会主席团成员。上中学时我们同校,他比我大两岁,高一级。那会儿我们一起打过几次篮球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在党代表通道答记者问。

如今海鹏是名人,是航天英雄,从俗世角度来讲我们显然不属于同一社会界面。


这篇小文写完后,我让本公众号 “ 观复小院 ” 的一位朋友预览,原题目是《我的校友景海鹏旧事》。朋友看后调侃:看你显摆的,写名人,挟名人以自重。你们有交集吗?航天员是你校友,那还有炊事员服务员以及公社社员也是你校友,你咋不写呢。

        

呵呵呵呵这话说的。就是,我咋不写他们呢。


其实,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母校,有一个共同的少年生态环境,能够唤起共同的生存记忆,这就够了。仅此而已。想多了就不好了。


同学聊完天,兹补记旧事如下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海鹏没有飞“神六”


海鹏最初飞的是神七。“神六"聂海胜费俊龙上天那次,景海鹏还是第二梯队的成员。


那是十几年前,20051017日,神六载人航天飞船返回地球的日子,我们一行正在平遥采访,回到宾馆很关注地看电视屏幕上飘飘忽忽的小白点,很有点担心呢。下午433分,飞船终于顺利返回,一行才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

那几天,我们走访了海鹏的家乡和母校,——当然也是我的家乡和母校了,因为景海鹏是名人,所以,以景海鹏的家乡和母校的提法为好。

      

随后的一天晚上,我拨通海鹏在北京家里的电话。海鹏跟我聊起来少了些客气,多了些家乡人的亲热,但也只限于叙旧,问问旧人,因为身份不一样了,又是军人,又是航天员,说话比较斟酌。“别的不多说了,你到北京我请你喝酒!”
  

神六发射基地回北京后,海鹏仍在航天城训练学习。他的基因里很有些不服输的东西。


“在神舟五号任务的时候,大家并没有听到我的名字,在神舟六号的时候,大家听到了我的名字,也看到了我的身影,但没有看到我飞上太空的那一刻。但是我并没有气馁,我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,更加刻苦地锻炼身体,更加严格地进行训练准备,时刻保持最佳的状态,随时准备飞向太空。”


2008年首飞神七后,海鹏由中校晋升为上校 2012年飞“神九”, 2016年飞“神十一”。军衔由上校而大校而少将。2016年1226日,获得一级航天功勋奖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海鹏的家曾是村里最破旧的


景海鹏神七回来后,运城一家房地产公司赠给他父母一套大房子。后来海鹏家在村里也盖了新院子。此前人们并不知道,海鹏老家的房子,是村子里最破旧的。

记得是20051019日早上淅沥秋雨中,我们来到运城市盐湖区东杨家卓村。
        

村里此前从来没有记者来过。因为海鹏,记者来了一拨又一拨。
      

走过几家还算新的大瓦房,我们猜着哪家是海鹏家。没曾想,门楼上刻着凌云二字的一个矮小的旧屋,竟是航天员景海鹏的家。


观复小院主人与景海鹏母亲。


海鹏母亲闻声迎了出来。农家小院很朴素,小雨中显得很安静。海鹏的母亲那时六十多岁,一脸慈祥。因为我又是海鹏校友,又是同乡,她对我这个媒体人比较“悦纳”。她说,村里有七八百口人,没有什么村办企业,全以种地为生。这些年许多家都盖新房,可海鹏姊妹三个都是上学出来,家里就没有再翻盖。


这上房是1964年盖的,比海鹏还大两岁,一下雨就漏,已经不能住人了。我跟海鹏他爸住在简易的门房里。”———在早些年的晋南农村,很多有孩子念书人家的房子都是比较破旧的,这叫作上学和盖房不可兼得
  

老两口那时还种着二亩地,当年种的是麦子和棉花。虽然儿女们都出息了,走出农村了,老人们还是愿意固守乡里,务弄庄稼。海鹏父亲还缠绑扫帚卖钱。在景家小院的一角,垛着整齐的柴禾。灶台里冒出袅袅炊烟。

       

 “这次没有被选上,下次还有机会。海鹏母亲当时说,飞船过几年还会载人上天的。那时候技术更成熟了,海鹏多努力,就有可能飞上去。


海鹏母亲大概不会想到,自己的儿子超级争气,成为至今中国飞天最多的一个人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海鹏就是从这间乡村教室里走出来的。

 

离开海鹏家,来到他就读过的小学——东杨家卓村小学,琅琅的读书声回荡在校园里。在校长破旧的办公室里,没有课的老师都围拢过来, “海鹏身体好,学习也好,和他一起上学的40多个娃,考上大学的就有四五个。那时候的学校难考着呢。

离开这所小学时,一个小男孩敲响了上课的钟。那钟,却是挂在树叉上的一块铸铁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师问:你为学校立了功,有什么要求?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 海鹏说:那就请我们吃一碗羊肉泡馍吧!


        

运城市解州中学是海鹏高中就读的学校,现在这里也是空军委托地方培养苗子班的基地。一进校门,一架高高陈列的退役飞机便映入眼帘。2005年这所学校有10名学生被招为飞行员,而2004年,有16名学生被招为飞行员,是华北第一。以后据说每年都有不俗的成绩。
  

关于景海鹏的记忆,一件事是上高中时的一场篮球赛,解州中学对运城二中争夺小组出线权,双方比分在终场时持平,加时5分钟。海鹏作为主力队员,已经很累了。临近尾声教练决定换下海鹏。


这时对方刚刚投进一颗两分球。海鹏非常自信地央求教练:不用换,有我就行了!” 结果他果然投中一个漂亮的三分球,一球定乾坤,取得了出线权。


事后教练问海鹏:你为学校立了功,有什么要求?海鹏倒也爽快:那就请我们吃一碗羊肉泡馍吧!”———羊肉泡馍是解州的传统名吃,那时,能饱饱地咥他一顿,也算是有口福了。


景海鹏曾在一次聊天中,谈起那时家寒,他上不起大灶,只能上开水灶——食堂只负责给馏馒头。一度每顿饭只能是馍馍就咸菜。


其实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到中期,运城寄宿制的中学里,吃各种各样的咸菜几乎是普遍现象。


晋南是产麦区,馒头是最常见主食,和辣子咸菜是家常绝配。那个时候,学生宿舍窗台上最常见的容器,便是一排排的罐头瓶。


在解州中学读书时,有一次开全校大会,一位新调来的校领导讲话时说:现在生活好了,大家吃罐头的越来越多了,你看到处都是玻璃瓶。


下面哄堂大笑,笑这位新领导不接地气——在这里罐头瓶是用来装咸菜的!


大家三三两两围站一圈,一边用勺子在各种罐头瓶里挖咸菜,一边大谈时事操国家领导人的心,在1980年代初期的中学校园并不少见。那个时代的学子们,似乎有着天然的家国情怀和政治情结。


所不同的是,海鹏家里那时更困难些,他上的是吃不上菜的开水灶,而有的同学上的是可以打上菜的大灶。

 

      海鹏是个“飞毛腿”

 

另一件事显示了海鹏良好的身体素质。曾任解州中学校领导的刘庆元当年结婚时,同班同学景海鹏出席婚宴。那时他已经被选为飞行员,在运城羊驮寺机场学习。


当时机场管理严格,要参加婚礼,海鹏只能利用午休时间去。机场离刘庆元所在的长乐村有十多公里路,海鹏一路跑着过来,时值寒冬腊月,他穿一条飞行员的皮裤。
  

还有一件事是他对同学的热心。海鹏曾在临汾机场呆过,其时另一位同学正在位于临汾市汾河之畔的山西师大读书。海鹏去看他,这一段路程也有十多公里。要按时返回基地的海鹏,也是采取了跑步往返,让同学很是感动。景海鹏飞毛腿的绰号从此叫响了。


2011年10月,解州中学60周年校庆,景海鹏和一些著名校友回来了,我们这些不出名的校友也回来了。校庆活动在大操场举行。当天上午一直下雨,景海鹏穿着简易雨衣,站在主席台上,发表了他最擅长的很有激情的励志讲话。


十月天气,已是深秋。空气薄凉,远山如妆。解州中学校园里树叶泛黄,疏影如画。


那次校庆的中午,归省的同学们在文庙东南角的学校食堂,一起吃了顿原汁原味的羊肉泡馍。更有意义的是,我们见到了好几位多年未见的老师。他们都老了。  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万物并作,吾以观复。原创文章公众号 “观复小院”,一个恬淡自然的世界,在此与你神交。


长按左边

二维码关


点击下面蓝字可以阅读


(原创)关于村庄的记忆之八 | 龙居镇名称的变迁

(原创)一辈子就是搬了几次家

原创)菜市场里藏着一个家庭的福气

   (原创)太原的夏天

原创)运城的夏天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(原创)最初的小屋

原创)古凉州追记

(原创)关于村庄的记忆之九 | 运城大堰的陈旧时光

(原创)关于村庄的记忆之十 | 核桃树小记

Copyright © 全国黄焖鸡米饭加盟交流组@2017